当前位置:wzqm.cn资讯华尔兹之恋
华尔兹之恋
2022-09-23

陈伟宁是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硕士研究生,王辉是北京大学经济学、法学双学士。在北大未名BBS舞版上,翩跹的华尔兹系住了一对璧人的心。毕业后,他们将美好的爱恋谱进红地毯,又先后进入两家实力雄厚的跨国公司。随后,他们生下一对玲珑的双胞胎女儿“珍珍”和“珠珠”。他们的生活,完美得无懈可击……  熟料,2010年5月9日,北京长安街祁家园路口,一场惨烈的车祸遽然发生!陈伟宁和珠珠带着无限眷恋离开人世,生活的翅膀就这样被生生折断。厄运突如其来,美好如何延续?  完美华尔兹:“清华”牵手“北大”翩翩起舞  1996年10月,一个秋风习习的晚上,北京大学大一女生王辉习惯性地登陆未名BBS舞版时,正好看到版主陈伟宁在发帖征集舞伴。  一向酷爱华尔兹的王辉鼓足勇气,毛遂自荐。一周后,王辉娉婷赴约。悠扬的乐声中,一个瘦瘦高高、戴着眼镜的男生,急匆匆走过来:“你好,是王辉吧?我是陈伟宁。”王辉微微一笑,目光对视间,双方心底不由得泛起了小小涟漪。  在舞池里,两人配合相当默契,宛若一对满场飞舞的蝴蝶,很快就成了舞池里最为动人的风景。  第二天晚上,王辉刚走出教室,就看到站在银杏树下的陈伟宁。他一脸憨笑:“我来找你……”“找我干嘛?”“没什么事……”女同学们窃笑着闪开,王辉心里漾满了甜蜜。两人沿着林荫道慢慢走着,王辉忍不住问:“你谈过恋爱吗?”陈伟宁停下脚步,看着她认真地回答:“以前没有……可现在不是在谈吗?”  未名湖畔,才子佳人,浓情酽酽。  1997年,读完本科,陈伟宁留校读研。2000年硕士毕业后,他被爱立信(中国)有限公司聘用。很快,王辉也顺利毕业。  2003年5月,王辉与陈伟宁的婚礼在陈伟宁的老家江西武宁举行,甜美的爱情瓜熟蒂落。  2004年4月29日,王辉生下一对千金,取名珍珍、珠珠。升任父母,未能阻挡两人对舞蹈的追求。2004年12月,一场业余舞蹈比赛,夫妻两人获得华尔兹组的第一名。美好的爱情如同一曲华尔兹,他们迈着默契的舞步,在生活的旋律中翩跹共舞。  2005年年初,陈伟宁跳槽到诺基亚西门子通信公司(以下简称诺西),王辉应聘到美国友邦保险公司,夫妻俩都成了知名外企的高级白领。2008年,陈伟宁升任诺西大中国区经理,他们在东四环购买了房产。为了接送孩子方便,他们还买了一辆车。  2009年国庆,同学到家中做客,夫妻俩系上分别写着“老公”“老婆”的围裙下厨。一双天使般的女儿在书房画画,陈伟宁的手机响了,铃声是女儿和妻子合唱的“生日快乐”歌,甜蜜的感觉充盈着一家人,客人啧啧感叹:“你们的生活实在是太完美了……”  谁也没有想到,连上天也会嫉妒这份完美的幸福,完美的华尔兹戛然而止……  心碎的华尔兹:生活的翅膀被车祸生生折断  2010年5月9日凌晨,睡梦中的王辉被小女儿珠珠叫醒:“妈妈,我肚子疼。”王辉立刻叫醒丈夫陈伟宁。看到珠珠用手紧紧捂着肚子,额头上冷汗涔涔,不停地呻吟,夫妻俩上衣,赶紧带孩子去医院看病。  陈伟宁给珠珠穿戴整齐后,准备去开车,王辉叫醒了珠珠的双胞胎姐姐珍珍。王辉对珍珍说:“珠珠病了,我和爸爸要带她去看病,珍珍自己在家要乖乖的。”珍珍听话地点了点头,柔声地说:“爸爸妈妈给珠珠看完病,要早点回来啊。”陈伟宁在珍珍脸上亲吻了一下,一家三口出门了。  5点35分,陈伟宁驾车由北向南行驶至祁家园路口。绿灯熄了,黄灯亮了。一向遵守交规的陈伟宁在黄灯前停了下来。红灯亮起时,厄运从天而降!一辆英菲尼迪轿车从背后疯狂驶来,径直撞上了他们的菲亚特轿车,使其转了3圈以后在20米开外的地方才停了下来。路口的摄像头记录下了这惊人的一幕。撞击的巨大阻力还没有让英菲尼迪车停下,它再次全速撞上路口正常行驶的639路公交车。肇事司机醉意迷离地从车里钻出,消失在人群中……  事故现场,陈伟宁开的菲亚特被强大外力撞击得严重变形。急救车迅速将珠珠和陈伟宁夫妇送到医院抢救。经查,陈伟宁夫妇二人颅内弥散性损伤,王辉双腿、肋骨、颈椎等多处骨折,3人生命垂危。 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交通支队勘察现场后,说:“从初步了解看,英菲尼迪车没有采取任何制动措施。”  11个小时后,肇事者陈家倍抓获。而就在此时,年仅35岁的陈伟宁因抢救无效不幸去世!  5月11日,昏迷两天的王辉醒来,第一句话就问:“伟宁和珠珠还好吗?”大家强颜欢笑地告诉她,父女俩已脱离生命危险,但目前还不能探视。而她则至少还要经历10次手术。她虚弱地说:“万一我有什么不测,千万不要告诉伟宁。”在场的亲人肝肠寸断……  5月16日,陈伟宁的“头七”,祁家园路口西侧,20多米长的隔离栏杆防,被白丝带交替捆绑上了白色和黄色的菊花。朋友们默默地用这种方式表达哀思。  然而不幸还在继续,5月19日,天坛医院重症监护室内,抢救了10天的珠珠也因伤势过重不幸离世,年仅6岁……  5月30日,王辉终于脱离生命危险。在经历了数次脚部清创手术之后,6月初,经诊断她无需截肢,但左腿要被截去5厘米……  车祸使王辉的神经受到损伤,手术无法全麻,每一场手术她都疼得撕心裂肺。她让朋友给她买了一支录音笔。每次疼得受不了时就对丈夫说话。6月7日的腿部手术,王辉完全处在清醒状态,在电锯锯断骨头的声音中,她咬牙拿着录音笔说:“伟宁,听说你康复得很好,你一定要坚强哦。你一定也没见到珠珠吧,等我们好了,一起去看她……”  术后,王辉被转至北京301医院。她让陈伟宁的姐姐将录音笔交给他。第二天,录音笔被带了回来。王辉问:“他听了吗?”病房里寂静无声。王辉心如刀绞地等待着,哪怕有个人能告诉她,他尚在昏迷没法听。可是,始终只有人落泪,没有人说话。她的心,慢慢地痛到抽搐。  6月12日,陈家被逮捕。得知消息的王辉忽然间崩溃,疯狂地抓住朋友问:“我不关心这些!伟宁到底怎么了?珠珠呢?”她失控地嚎啕大哭,“他们是不是走了?”仍然没有一个人回答,病房里一片呜咽……  永不谢幕的华尔兹,爱和美好永远不会被摧毁  虽然一直隐约又不好的预感,可当真实真的砸下来,悲痛与绝望还是叫人无力承担。王辉继续拿起录音笔:“伟宁,我该怎么办?”  2010年7月6日,同事将笔记本电脑拿到病房。王辉登陆了与丈夫一起注册的博客“我家的珍珠宝贝”。看着相册里昔日温馨的相片,那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。珍珍与珠珠纯真的笑脸、一家四口温情相拥……依稀看到舞池里那翩翩起舞的男生,那个在婚礼上向她伸出手的爱人,那个在她剩下宝贝女儿后诚惶诚恐的父亲……柔软的时光,灿烂的爱情,美好的国王如同隔世。王辉颤抖着写下事故发生后的第一篇日志:“伟宁和珠珠追悼会的时间已经确定为7月17日,我知道消息,我很痛,但我会坚强。”  可是,“坚强”两个字无不写满锥心泣血的辛酸!据主治医生介绍,王辉的颈部、四肢、神经还需要分阶段进行手术,费用保守估计也需要150万。清华、北大的校友们呼吁社会各界积极捐款,王辉感动得无以言表——曾经的一切是多么完美,不能因为幸福被折断翅膀就完全崩溃。生命应该有一种执拗的力量,无论命运馈赠些什么,美好的生活必须要延续!  7月17日,八宝山殡仪馆东礼堂,陈伟宁和珠珠的追悼会在此举行。考虑到王辉的身体状况,双方亲友都不同意让她参加。可王辉还是瞒着所有亲属,和主治医生安排好了参加追悼会的细节……  早上8点多钟,礼堂前驶来一辆救护车,只见王辉身着黑色上装,腿上还带着拉伸骨头的矫正器,左手还不能自由活动,被大家从救护车上抬下来。几分钟后,大家推着她进入礼堂,调好了角度让她做起来,王辉透过那个玻璃匣子看着父女俩。  那是陈伟宁吗?是那个在未名湖畔拉起她的手、承诺永远在一起的深情男子吗?是那个几个月前还在自己膝下承欢的小女孩儿吗?他们还记得一家四口在一起的温暖时光吗?他们的眼睛一起看那车水马龙,他们的耳朵一起听这世界的喧嚣——生命如此孤单,他们曾经同行。王辉哭着向陈伟宁伸出手去,若有来生,他会不会还在万人舞池中一眼看到她?  刚被从江西带来的大女儿珍珍冲上来哽咽着叫道:“妈妈!”王辉强忍着眼泪对女儿说:“珍珍,给爸爸送一枝花,给妹妹也送一枝。”珍珍忽然凑过来,冰凉的嘴唇听听吻了一下她的脸,然后去和爸爸、妹妹告别。她将洁白的小花放到父亲和妹妹的水晶棺抽泣着问王辉:“爸爸和妹妹还会回来的,是吗?”王辉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,夺眶而出……  8月9日,是陈伟宁35岁的生日。王辉早早醒来,打开电脑,心痛地写下:“生日快乐,我的爱人!”晚上,住在姑姑家的珍珍打来电话,她不停地哽咽着说:“妈妈,我想你,想爸爸,想妹妹。你们什么时候来接我回家啊?”挂了电话,王辉心痛莫名。她又在博客里写下:  之前,我希望自己能有《人鬼情未了》中的遭遇,希望伟宁和珠珠能再跟我说话,告诉我该怎么办。今天接到珍珍的电话,我想到如果我和伟宁互换位置,我会对伟宁说什么?我会说:“伟宁,我永远爱你!你一定要保重,以后也要快乐。我不好,让你承受我先离开之痛,没能遵守结婚时‘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’的誓言,但我相信,你能坚强起来,总有一天我们全家人会再相聚的。照顾好自己,照顾好父母和珍珍。”所以,我知道了,这也是伟宁要对我说的话,我是伟宁眼中最好的妻子,是珠珠眼中最棒的妈妈,所以不管多痛多难,我也一定要站起来!  从这天起,只要身体允许,王辉每天都会准时与珍珍用视频通话。在摄像头前的珍珍头发长了,洗完头发一甩一甩的,说:“妈妈,你看我可不可以拍飘柔的广告?”“当然可以啦,我可爱的女儿珍珍。”“妈妈,我告诉你,你锻炼可得认真点,早点接我回去哦!”“会的会的。”知道女儿一直期待着回到自己身边,王辉每天康复训练都做得很认真。  2010年10月底,整整躺了5个月的王辉,终于能够借助拐杖下床了。她第一时间找人把这段视频拍摄下来,发给了珍珍,并告诉她:“妈妈很坚强,很快就可以再和珍珍一起跳舞了。珍珍也要乖乖的,不让爸爸和珠珠失望。”12月初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校友们正在帮王辉筹集出国治疗的相关费用。王辉说,她期待自己能够早日康复,把珍珍接回北京,同时等待法律给予肇事司机一个公正的判决。  是的,人生就像华尔兹,很简单的步伐,只要有足够的决心和毅力,就能舞出最动人的风姿。陈伟宁带着一个心爱的女儿里去了,留下的王辉将带着心爱的珍珍继续前行,给予另一个女儿同样积极、健康、顽强、坚韧的人生——在生命中,厄运也许会突如其来,但爱和美好,永远也不会被摧毁。如您使用平板,请横屏查看更多精彩内容